新闻热线:0736-3266912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|联系我们
文明办
百善孝为先
  来源:  时间:2018-07-02 09:42:47   作者: 字体: 【    】 

  孙昌春,男,澧县社会福利工厂退休职工,共产党员,现年72岁,家住澧县火连坡镇观音阁居委会文化街23号。

  生老病死是人生自然规律,人人都要老。孙昌村自青年时就把老人的今天看作他的明天,把残疾人看作自己的亲人。1983年,他自筹资金在火连坡兴办福利工厂,解决80多个四残人员的就业,年创产值一百多万元。

  有一次下乡,孙昌春看到远房亲戚元婆婆——80多岁的五保老人在接屋檐留下来的雨水喝,孙昌春走上去询问缘由,元婆婆说,村里安排给她挑水的人这几天病了,没有水就不能生活......孙昌春看到这一情景,产生了一个想法,可不可以把这样的人收在一起集体供养,他把他的想法向镇政府领导汇报后,得到政府大力支持,政府同意把茶场的一栋空房给他,每年给一万斤稻谷指标,但一切费用由孙昌春负责,当时他没加考虑,就一口答应了。1985年重阳节,孙昌春将茶场空房改建维修后,把全镇25个五保老人接过去集中供养,用他企业的税利支付一切费用开支,到1989年8月为止。

  1989年8月,孙昌春调到县福利工厂任厂长,老婆孩子随他也到了城关镇,留下父母二老在火连坡相互照顾。1999年,他父亲,孙鹏飞,当时80岁,离休干部,因患小脑萎缩,不能行走。他母亲也因糖尿病并发症引起白内障视力极度下降。他没有兄弟姐妹,家有两岁多的孙子,还领养了一个残疾孤儿就读一完小,需要老婆照管。他只好停薪留职,回老家护理二老。

  忠孝不能两全,几十年为了自己的生活为了工作,根本没管父母。回到火连坡,也可能是随着自己的年龄越来越大,看到父母的脸庞从年轻变憔悴,头发从乌丝变白发,动作从迅捷变得缓慢,心不知有多疼。妈妈因白内障眼睛成了半失明状态,还在护理一个抱墙走路的老伴,真是有儿的孤老。他对他们说:“爸、妈,难为你们了,我再也不离开你们了,从今天起,我来全职护理你们俩老”。首先是要把病治好,孙昌春向医生询问了二老的病情,医生说,父亲的病全靠理疗,没有什么特效药,母亲的眼睛是能手术,但这么大年纪手术风险大,母亲自己也不同意治。孙昌春认为哪怕只能活一天,也要阳光的活着,只要能治坚决治。从那时起,他的父母在药物治疗的同时,配合家庭理疗,加强营养,补充能量。孙昌春每天给父亲做头部按摩,腿部用炒热的食盐在疼痛处运拉。经过三个多月的精心护理,父亲能自行缓慢走路,身体有了很大的好转。那年冬天,孙昌春上海的女儿希望把二老送到上海,一来让二老看看世面,开开心,二是可以给二老进一步治疗,两位老人很高兴的接受了。孙昌春心里有难处,一是经济紧,二是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一个走路不稳,一个看不清,但为了一个孝字,他只好应呼,2000年元月份他带着两位老人前往上海。

  到常德坐火车时,孙昌春为了节约两百块钱,给二老买了两张卧铺票,自己买了一张硬座票,车站从候车室到站台足有400米远,还要穿越地道上下坡。孙昌春向车站工作人员反映了情况,工作人员同意他提前半个小时行动,他先背一个老人到站台,留下一个看行李,再把行李送到站台,先送去的老在站台看行李,最后背一个进站,来回要跑六躺,近三公里路。上车后,孙昌春帮助父母安排好座位,乘警查铺,提出硬座不能在卧铺车厢逗留,孙昌春向乘警说明了情况,乘警答应他明天早上七点钟再来卧铺。孙昌春离开的时候,二老哭着招呼他明天早点过来。孙昌春感到,其实父母的要求真的不多,只要一句随意的问候,一点点感恩的行动,都会让他们高兴温馨很久。第二天清早他回到卧铺车厢,二老根本就没有睡。这年冬天母亲做了复明手术,父亲的身体也基本痊愈,他带二老看了许多旅游景点,回家后他父亲高兴的写了这么几句话,“新世纪初作春游,申城风光一眼收,东方明珠亚洲现,经贸大厦破空出,高架隧道侬自乐,钻天入地他难留,步行街上别一格,上海滩头观人流。”父亲痊愈了,母亲复明了。

  到底年龄不饶人,孙昌春八十多岁了,因家庭环境影响读书不多,但在社会生活中他对中文、生理、病理、法理都略知一二。他认为痊愈的痊字还是一个病字头,也就是说好了还是要注意保养。营养营字的谐音是匀,生活要均匀,养份要全面,他对老人的供养是五谷杂粮搭配吃,酸甜苦辣辛,青黄赤白黑的菜调节吃。每天早晚一个鸡蛋用开水,蜜糖,少许猪油,两餐米饭。餐字是(上、夕、又、食 )组成,就是说上午下午都是一样的进食物,它又是(上、歹、又、食)组成,要好的歹的搭配吃。孙昌春在上海听专家说治疗糖尿病的三十五种药,蜂胶是治糖尿病之首,蜂蜜在第十一名,为了妈妈的病,他开始养蜂每年都收一千多斤纯天然蜂蜜,几斤蜂胶。他对二老说,你们吃了一辈子苦,在你们的晚年,他让你们甜甜蜜蜜的活着。他对老人的护理是十七年如一日,不管春夏秋冬,365天,天天都是早晚把鸡蛋送到房间,2015年8月15日他妈妈白天打麻将回来,晚上说是头晕,他就用风油精在她的头部按摩,就这样她安详的走了,享年97岁。现在父亲还健在,他依然如此细心照料,他也想到外面去会会友,看看世面,但他没有这个能力,他经常用轮椅推着他在街上散散心,会老友聊聊天。

  孙昌春常说:“父母总是将最好的、最宝贵的留给孩子,他们就像蜡烛一样不停地燃烧自己,照亮孩子,而孩子没有腾出一点时间给他们的父母,我相信,人是环环相扣的,现在你如何对待你的父母,你的子女就如何对待你。人世间最难报的是父母恩,愿他们都能以反哺之心奉进父母,以感恩之心孝敬父母,家庭一定会和谐,社会一定会前进,国家一定会强大。”

[稿源:]
专题新闻更多>>
热点推荐
政府上网导航